<p id="dvbvt"></p>
<p id="dvbvt"></p>

<p id="dvbvt"></p>

<pre id="dvbvt"></pre>

<pre id="dvbvt"><output id="dvbvt"><delect id="dvbvt"></delect></output></pre>
<noframes id="dvbvt"><p id="dvbvt"></p>

<pre id="dvbvt"><delect id="dvbvt"><menuitem id="dvbvt"></menuitem></delect></pre>

<p id="dvbvt"></p>
<pre id="dvbvt"></pre>
<pre id="dvbvt"></pre>

<pre id="dvbvt"><delect id="dvbvt"></delect></pre>

<output id="dvbvt"></output>
<p id="dvbvt"></p><pre id="dvbvt"></pre>

<output id="dvbvt"><delect id="dvbvt"></delect></output>

<pre id="dvbvt"></pre>
<p id="dvbvt"></p>

案例精選|爸媽,這次聽你們的,我去相親!

文章分類:綜合  發布時間:2021-04-17  閱讀: 798

     編前:一旦婚姻成為社會階層向上流動和改變命運的手段被過度使用時,人們內心對婚姻神圣的美好向往和憧憬多少會打折扣。

 


相親從哪里來?



     “中國式相親”的興起,離不開新中國70年來政治、經濟、文化全面發展的現實土壤?!扒蠡槿硕∧蒜x,男,未婚,四十歲,身高一米七……月薪四十三元五角。請應求者來函聯系并附一張近影?!?981年1月8日,《市場報》刊登了這則征婚啟事,征婚人丁乃鈞開啟了我國報紙征婚的先河。一年后,中國的第一家公辦婚介所——廣州市青年婚姻介紹所掛牌成立。至1984年6月,該婚介所先后撮合了1400多對有情人,成功率達14.4%。



     大量報紙征婚、婚姻介紹所出現時,正值我國改革開放進入重要轉型期,它給人們的家庭生活帶來的一個重要變化就是:人們可以公開關心自己的婚姻大事了。傳統的媒人介紹已經無法滿足當時大量單身者的需求。報紙雜志征婚、婚介所的興起,恰逢其時。在中國的婚姻嫁娶中起著牽線搭橋作用的“媒人”搖身一變,成了報紙、機構這種新“媒介”。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現代生活方式變得多元化,信息技術的發展又帶來了更多新媒介:電視相親節目、婚戀網站、婚戀移動應用……通過這些“新媒人”,擇偶者可以廣泛接觸到不同地域、不同性格的相親對象,相親形式又有新突破,相親步入了新相親時代。



緣何我們這一代也會走相親的路



     據國家民政部數據信息顯示信息,2018年我國的單身成年人人口數量達到2.4億人,在其中有超出7700萬成人是獨居生活情況,預估到2021年,這一數據會升高到9200萬人。隨著剩男剩女的不斷增加,春節“相親潮”廣泛興起。然而,導致年輕群體走向相親的原因有哪些呢?



     現代的年輕人普遍追求個性追求自由,之所以會向相親妥協,除了偶然戀愛發生的概率低,沒時間戀愛等基礎原因外,還有存在于父母和子女之間微妙的情感互惠以及宏觀的社會性原因。


01


體制:中國式情境下的理性選擇


     中國式情境主要是指制度情境。社會學的新制度主義范式牢牢扎根于理性選擇的傳統,承認行動者的行動是一個有目的的理性選擇的過程。但它強調行動者的理性是在情境限定下的理性,行動者的選擇是在制度約束中的選擇,理性和選擇必須在特定社會和歷史階段的制度框架下才能得到較好的解釋。

     關于相親,一個簡單的問題是:社會發展了,人們解決問題的手段應該多元化了,面對同樣一個擇偶問題,為什么最終新生代仍舊會采用老辦法呢?為什么父母會如此深度地介入子女的婚姻?相親這種在人們的印象中封建又傳統的擇偶方式,為何在崇尚自由、標榜愛情、時尚前衛的都市白領身上重新復活?我們不難從制度上理解這些問題。



     首先,在社會分類體系中,知青下鄉是一種向下的社會流動。這種不怎么“正面”的變故給知青生活帶來巨大影響,如知青晚婚晚育,或不婚不育,甚至已婚者婚姻不幸福,成為一種苦難的人生。正是這種被延后的戀愛與婚姻生活,使得知青一代父母對子女的婚姻有著非同尋常的急切與焦慮。其次,獨生子女政策也是父母迫切地幫助子女來到相親角尋找合適的結婚對象的一個重要因素。另外,尚處于完善中的社會福利和保障體系使得知青一代父母,對自己以及子女未來的生活充滿擔憂,對將來有可能出現的風險和不確定性充滿恐懼,這就促使他們力圖在婚姻市場上尋求“上遷婚”的可能,通過婚姻關系的締結,為自己和子女的未來獲取一份更加可靠而有保障的人生保險。


02


代際:完成抑或避免階層的流動


     處于關系文化的中國居民,人際網絡就是他們認識自己階層地位的“鏡子”,影響其階層地位的自我評價,并導致其階層地位認同發生偏移。因此,人際社會網絡的“鏡中我”作用是揭示階層地位認同偏移的關鍵,這意味著社會網絡成員的平均階層地位將會提升或降低行動者的階層地位認同,導致行動者階層地位認同發生偏移。即與高地位者交往,階層認同上移;與低地位者交往,階層認同下偏。



     在傳統的“中國式相親”市場中,相親一方面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匹配,另一方面也是階層流動的捷徑。在相親市場中戶口、房子、車子、職業均被明碼標價,相親極限放大了階層差異,高階層父母為兒女安排相親來盡量阻止跨階層流動,以此避免自己的階層地位認同發生偏移。而低階層父母則希望通過相親盡力促進跨階層流動,即與高地位者聯姻,改變階層認同的下偏。



03

個體:規避風險社會中的危機


     烏爾里?!へ惪藢⒐I社會之后的后現代社會定義為“風險社會”,他認為現代化消解了工業社會的基礎,人類面臨著各種由社會制造的、威脅自身生存與安全的風險,而社會制度則在不斷強迫人類接受這些風險。

     在風險社會中,基于身份的階級區別失去了傳統的支持,個人越來越難以按照同階級類似的生活方式進行簡單的生活和工作,“個人被迫成為了自己生活規劃和行為的中心”。這種“個體化”的趨勢帶來了個體層面社會的、身世的、文化的風險和不安全感。



     如今,焦慮已經成為社會的普遍心態,或者說“普遍的社會性焦慮”在中國大陸蔓延。高房價、高物價、蟻族、裸婚族、官二代、富二代、軍二代……從90年代中期到2005年,短短10年,人們的財富差距就由萬元級、幾十萬元級轉向千萬元級。在很多普通民眾看來,如果沒有“背景”,缺少資本,生“錯”地方,入“錯”行業,沒趕上好機遇,即使自我不斷地努力,也無法實現個人的既定目標。而此時,相親或許可以弱化個體層面心理上的不安全感,甚至規避風險社會中的危機。通過相親找到自己滿意的家庭進行結合,在物質層面上相互綁定,以此來增強對風險社會中危機的抵抗能力。


04


模式:相親中的代際情感互惠


     現代社會里的代際關系已經從對父輩絕對服從的模式轉變為父母子女間權力雙向流動、強調互惠原則的模式。

1

父母:組團上陣,耗盡資源


     實際上,父母在給成年子女介紹對象這件事上,非常積極主動。很多父母不惜耗盡自己所有的人脈資源,甚至發動親戚朋友組團上陣為子女尋找相親對象。

     孫沛東在研究上海人民公園里的父母相親角現象時曾指出,成長于計劃經濟時代的父母們把個人婚姻問題公開化、社會化的經歷,為現在公園相親角里的相親集體化打下了鋪墊。這種“路徑依賴”,也許同樣能解釋為什么父母因為自家未婚子女的“個人問題”而求助于朋友、同事和鄰居,而且同齡的親友們也熱衷于提供幫助,為“中國式相親”添磚加瓦。



2

子女:找到陪伴自己的人,讓父母放心

     通常情況下,許多父母敦促子女找對象的主要原因是他們想找到一個能代替自己繼續陪伴子女的人?!梆B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在許多中國父母的眼中,照顧子女是他們的終身責任。只要子女們沒有結婚和建立家庭,很多父母就覺得他們還不夠成熟,無法照顧自己。



     不少子女基于“不想讓父母失望”“不想讓他們擔心”等父母精神需要方面的考量而曾接受父母的相親安排;面對父母在婚戀問題上的施壓和他們平時的嘮叨,只要不是太過分,大多數子女也會以“給個渠道讓他們發泄”“也只能理解吧”等較溫和的態度應對。因兩代人在擇偶觀念上存在代溝,子女們常對父母安排相親的行為和介紹的對象不滿,但他們通常有意識地避免因此引發的與父母的直接沖突。子女們對代際沖突的規避,首先是考慮到父母在介紹相親的行為背后的良苦用心。



相親而來的婚姻,幸福嗎?



     “婚姻不僅僅是物質交換,更多的是情感認同、價值認同,物質雖然是很直接的、看得見的,但同時也是非常脆弱的?!?/span>


01

相親不等于自由戀愛的失敗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主動參加相親,是否就意味著自由戀愛的失???其實未必。在傳統社會,婚姻是維護父權制價值體系的制度安排。生兒育女,尤其是繁衍男性后嗣成為兩性締結婚姻的最主要目的。因此,婚姻和浪漫情感無關,擇偶基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現代婚姻的核心是“婚姻自主權”。市場經濟、教育平等、人口流動等為青年婚戀觀的轉變提供了更大的空間:青年人在婚姻中的獨立意識和自主意識更強,婚姻被視為個人之事;青年人更注重自我感受及自主選擇,更追求自我滿足和自我實現。



     “相親”是一種高效率的社交方式,可以迅速有效地掌握對方的經濟資本、文化資本、社會資本及外貌資本的有關信息。正因為現代的年輕人普遍追求個性、追求自由、追求高效,不愿意將就,因此主動選擇各方面條件匹配的相親對象,從而將擇偶的主動權以及標準放置到自己手中。


02

婚姻更多的是情感、價值認同


     處于相親中的雙方,互相看重對方的“硬條件”可以理解,因為這某種程度上是他們的成長經歷與社會閱歷在婚姻問題上的投射。對此,《中國青年報》曾發文稱“相親價目表”是弱者對婚姻的委曲求全,認為相親也許可以得到愛情,但擁有愛情的人絕不會去相親。



     對任何一個適齡青年而言,把完整的自己分割成多個指標,分門別類地細化打分,絕非促進荷爾蒙分泌的體驗。就算你是海歸博士、傾城美女,在愛情這道人生大考上未得一分,未嘗不是遺憾。用更世俗的眼光看,站到相親臺上“任人挑選”,你其實已經承認了自己的弱小與無力。在相親市場里斤斤計較,無非是為了在婚戀這一人類最古老資源交換儀式中,自己不失一城一池。殊不知,計較來的婚姻本沒有大格局,自然也開拓不了更廣闊的疆土。

 

     編后:在以相親為路徑來建立婚姻關系的過程中,要求門當戶對不是原罪,沒有愛情基礎的門當戶對才是問題。步步精心計算,患得患失,往往誤了他人也害了自己。社會資源分配的既得利益者固然有能力任性,但是弱勢者和中下階層也不必委曲求全。倘若局限在自己的狹小格局里,逢迎某些一時一地的社會價值觀,不僅無趣,而且無能。

 

參考文獻

[1]鄭靜.“中國式相親”里的代際互動[J].中國研究,2020(01):24-41 254.

[2]劉云,趙娜,胡琳,王捷.新相親時代,相親角會消失嗎[J].時代郵刊,2020(01):35-37.

[3]孫沛東.中國式焦慮的婚姻縮影——以上海人民公園相親角為例[J].探索與爭鳴,2013(05):27-29.

[4]胡果凍.這一屆年輕人,最終還是走向相親,公眾號:北京大學社會化媒體研究中心.

[5]本刊綜合編輯.“中國式相親”能保住幸福嗎?[J].現代青年,2017(08):12-15.

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推薦會員

  • 未婚 其他 5~8千 聯系Ta

    張庭

    175cm 銅仁印江縣
  • 離異 職業經理人 1~2萬 聯系Ta

    尋找對象過一生

    32歲 162cm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貞豐縣
  • 未婚 私營業主 8千~1萬 聯系Ta

    uid:

    35歲 175cm 銅仁碧江區
  • 未婚 其他 8千~1萬 聯系Ta

    uid:

    29歲 167cm 金華婺城區
  • 未婚 8千~1萬 聯系Ta

    任浩

    32歲 160cm 銅仁印江縣
  • 未婚 教師 5~8千 聯系Ta

    ?。?!#@

    25歲 156cm 銅仁沿河土家族自治縣
  • 未婚 教師 5~8千 聯系Ta

    拾荒者

    33歲 168cm 銅仁
  • 離異 機關干部 5~8千 聯系Ta

    不是過客

    31歲 171cm 銅仁
  • 微信掃碼,進入微信版
  • 手機掃碼,進入手機版
  • 返回
    頂部
  • 色拍拍国产精品免费视频_99精品视频九九精品视频_伊人久久天堂怡春院_免费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三区